中華塔羅協會
相关分类
联系我们
新闻报道

塔罗教母玛丽·格里尔:自我探索才是塔罗的内在含义

2015-5-24 13:42| 发布者: CTA| 查看: 4391| 评论: 0

摘要: Mary K. Greer:著名女性运动领域教授及神秘学作者,专注于塔罗研习四十余年,出版有《玛丽·格里尔的21种解牌之道》、《塔罗逆位全书》等广受好评的塔罗著作。 ...

Mary K. Greer:著名女性运动领域教授及神秘学作者,专注于塔罗研习四十余年,出版有《玛丽·格里尔的21种解牌之道》、《塔罗逆位全书》等广受好评的塔罗著作。在全世界范围内带领塔罗工作坊、女性神秘学工作坊、芳香疗法及写作等课程,目前居住在加利福尼亚州。

具有四十年的读牌经验,玛丽·格里尔是当之无愧的“塔罗教母”。她已撰写了超过十本书,其中的多本塔罗著作被奉为业内经典,2007年她更获得塔罗研究协会的塔罗终身成就奖,目前在世界各地进行塔罗相关的巡回演讲和工作坊。

格里尔曾两次中断博士学习,拥有英语言文学硕士学位,并在圣弗朗西斯科的一所大学教书育人。她是异教崇拜结社伊西斯会(Fellowship of Isis)的主祭司,并且热爱旅行,曾游历日本、德国、英格兰、墨西哥等国,现居美国北卡罗来纳州。

与格里尔的电话采访约在下午,打过去电话就听到她欢快的声音。作为享誉世界的塔罗占卜师和作家,格里尔没有一点架子,聊起天来非常随性,采访中一直笑声不断。也许是英语言文学的训练和多年教学演讲的经验使然,不论是谈到塔罗还是神秘主义,格里尔始终思路清晰,深入浅出,而且例子不断,让人不自觉地就跟着她的思路在塔罗的世界中畅游起来。

因为父亲是军人,格里尔从小就跟着父亲周游世界。4岁到5岁在东京,10岁到13岁在德国搬了三次家,回到美国之后又搬了很多次家,以至于格里尔戏称自己“如果不搬家都不知道怎么收拾房间”。年轻时候的游历带给了格里尔开阔的视野和开放的思维模式,也为她日后在塔罗方面的成就奠定了基础。

由于大学时朋友的一件礼物,格里尔对塔罗产生了兴趣,并一头扎了下去。她喜欢用塔罗讲故事,也喜欢探索牌面上符号的意义。经过四十年的教育和研究生涯,如今已经年逾六十她仍然活跃在各种世界级的塔罗会议和身心灵学院的工作坊中,并成为了最著名的塔罗占卜师和研究者之一。成为塔罗专家后,受到世界各地塔罗爱好者邀请的她更是多了很多旅行的机会。格里尔坦言自己喜爱每一个曾经去过的地方。一边旅行一边讲授自己热爱的塔罗,与和自己同样热爱塔罗的人倾谈——格里尔觉得这是最好的旅行方式。

自我探索才是塔罗的内在含义

“如果有人问我他应该去上学还是去工作,我会对他是什么样的人感兴趣。为什么这个选择对他来说是个问题?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我尝试通过塔罗解读帮助他们自己意识到这些问题,而且我相信他们心底其实是知道这些的,只是他们所属的家庭和社会可能告诉他们应该去做些别的事情,结果他们就糊涂了,而我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发现究竟什么对他们来说是最重要的。”

心探索:您是怎么接触到塔罗的?

格里尔:大学的时候有个朋友送了我一本塔罗书作为礼物,可是那本书是不附带牌的。我和朋友研究了好久才搞清楚,原来是要有一副塔罗牌才行的(笑)。我看到书时候,立刻被书里塔罗的图案吸引住了,于是到处问人找卖塔罗牌的商店。最后在一家很远的小店找到了,店里充满了我一直感兴趣但从来没找到过的东西,比如魔法、瑜珈、塔罗、神秘主义哲学等等... ...我当时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种商店!你知道,那可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时候。

心探索:那您是向谁学习塔罗的呢?还是读了什么书呢?

格里尔:我完全是自学的。当时也遇到一些同好,但大家都是同时开始学习的,所以也没有人比我更懂塔罗,而且我打赌我是当时所有人中对塔罗最感兴趣的人。另外当时本来知道塔罗的人就不多,大部分知道的人又只想占卜,并不想研究塔罗。我当时也看过一些有关的书,但那时的塔罗书都是吉普赛式的,基本就是背牌意然后跟当事人复述,我总觉得那种做法是不对。所以就全部都靠自己研究了。

心探索:那么您是如何看待和使用塔罗的呢?

格里尔:我将塔罗当作了解内在含意的一种工具。比如如果有人问我他应该去上学还是去工作,我会对他是什么样的人感兴趣。为什么这个选择对他来说是个问题?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我尝试通过塔罗解读帮助他们自己意识到这些问题,而且我相信他们心底其实是知道这些的,只是他们所属的家庭和社会可能告诉他们应该去做些别的事情,结果他们就糊涂了,而我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发现究竟什么对他们来说是最重要的。

心探索:也就说强调个人的自我探索、自我发现,最终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格里尔:对,我写了《本性塔罗》就是因为我觉得自我探索才是使用塔罗的最终目的。有些时候牌阵中也会显示出一些预测结果,如果我看到了也会告诉来访者,但这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我真正的兴趣在于帮助他人去实现他们自己。因为如果他们知道我有正确答案,他们就会依赖我,而我更希望他们能够相信自己。

心探索:您是如何看待塔罗占卜的结果的呢?比如有些时候塔罗说的好像不准?

格里尔:首先我觉得塔罗只有在求问的事情对你特别重要的时候才有用,要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来抽牌,塔罗解读的正确率就是50%。单纯测试塔罗准不准是没有意义的。比如如果你预测某个比赛谁会赢,你的正确率八成是50%。就算你在上面赌了钱,搞不好塔罗会觉得让你输掉比较好,所以... ...(大笑)你知道,塔罗有些时候会让你去做一些错的事情,以便你以后有更好的发展,或为了让你能以不同眼光去看事情。可以说塔罗会给你指出最好的路,但你在路上的时候未必会觉得这是最好的。所以我学会去信任塔罗,让它带我走上最好的路,虽然可能结果和我最初计划的完全不同。

塔罗牌中的秘义与灵性

“塔罗是我用来探索灵性道路的工具,但它本身并不是灵性道路。正是从塔罗中,我看到了自己的灵性。它像一面镜子,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灵性的东西。所谓的秘义其实是:如何能在自己身上发现上帝,意识到我们都是上帝。重要的其实是发现自己的高我,至少发现自己更高的潜能。”

心探索:塔罗牌有时候被叫做“秘义”,您认为塔罗的“秘义”是什么呢?

格里尔:塔罗中的秘义是被人为放进去了。其实我并不太喜欢“秘密”这个词,因为这并没有什么秘密的,叫做“秘义”无非是因为这些思想不是主流罢了。其实这些思想只是要求人们向内去看,而不只是向外,但是很多人都不愿意这么做。同时这些思想也告诉我们在我们身上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意义的。

这里就谈到共时性,就是说存在许多有意义的巧合,通过这个经历这些事件,我们就会逐渐变成更好的人,就像炼金术中将低级物质转化成黄金;对人类来说,这就是从一个无知的人,变成一个更好的智慧的人。而所谓的秘义实际上包括所有曾经讲授“帮我们变成更好的人”的方法、过程、理论的流派,其中有很多流派都讲到我们如何能在自己身上发现上帝,意识到我们都是上帝。可能有些人觉得这种讲法可信,有人觉得不可信,但最重要的是发现自己高我,至少发现自己更高的潜能。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就像学冥想并不容易,而大多数人都不想去做这个功课——这是唯一这些思想是“秘义”的原因,就是大部分人都不想花时间去学它们。

心探索:既然塔罗本身含有某种秘义,它是否可以成为我们灵性的道路呢?

格里尔:塔罗是我用来探索灵性道路的工具,但它本身并不是灵性道路,不过我也不能将这两点截然分开,因为正是从塔罗中,我看到了自己的灵性。塔罗像一面镜子,它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灵性的东西。我知道有些人说,你得对你的塔罗特别小心,因为他们是灵性存在。我对我的塔罗也很好,但是那只是因为我对所有我的工具都很好,而不是说塔罗里面有精灵之类的。塔罗是我了解自己灵性自我的最主要工具。这是很微妙的。而且我发现那些与塔罗关联的知识都特别重要,灵性本身是无形的,也是无处不在的,使用塔罗就会经常提醒我灵性的存在。

心探索:那您是如何将塔罗当作探索自己的灵性工具来使用的呢?

格里尔:我在《21种解牌之道》中讲过一些这方面经历和方法,比如我会去扮演某一张牌,或者视觉化某一张牌。在视觉化过程中,牌就会开始变得好像是三维的,让我觉得它们就好像是活的,然后它们就会开始跟我说话——当我和塔罗长时间呆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找到很多和塔罗沟通的方法。而如果我把塔罗留在那第二天再回来看,又会有完全不同的感受。如果你经常这么做,渐渐地你就能感觉到事物背后流动的能量,而且这种感觉也会引导我告诉我下一步应该做什么,我觉得这很令人兴奋。这个感觉很难说,我有时候会说感觉像橡皮筋,就是你能感觉到那种压力,也有时候像闪光,但我不是看到,只是感觉到。这些经历告诉我物理世界不是唯一的存在,在人与人之间还有其他的连接。

神秘结社:伊西斯与女性能量

“我比较喜欢异教崇拜类型的仪式,我觉得这样的仪式对我来说更合理。因为伊西斯更女性化、更开放,所以我加入了。过去我去过很多印第安部落,还读了很多人类学的书,探索女性本来的力量。我觉得女性拥有给予生命的能量。当女性加入到军营时,她们有时候也能将战争带走,这对和平其实是很有好处的。”

心探索:听说您还参加神秘主义结社的活动,比如黄金黎明和伊西斯会?

格里尔:我原来是黄金黎明的成员,但是从我这儿离他们聚会的地方太远,所以后来我就不参加了。而且黄金黎明和伊西斯是完全不同的组织,黄金黎明是关于魔法和仪式的,在里面你做任何事情都非常精确。而伊西斯会里更开放,会中最重要就是崇拜女神以及女神的各种形式。伊西斯被称为“千面女神”,可以说是所有母神和女神的原型。我们去很多国家旅行过,发现伊西斯无处不在,唯一不同的只有名字,比如可能不叫伊西斯,而叫迪米特之类的。有时候这些女神甚至连摆的姿势都是一模一样的。我们崇拜伊西斯的一切形式,也崇拜她的家庭,包括她的丈夫和孩子,不论这些形象是来自什么国家或文化的。

心探索:伊西斯会为什么这么吸引您呢?

格里尔:我很喜欢伊西斯的仪式。我比较喜欢异教崇拜类型的仪式,我觉得这样的仪式对我来说更合理。而且也因为伊西斯更女性化。我曾经去过很多女性夏季聚会,比如野营、静修、或者女性小组,在那里大家一起做一些女性仪式。女性有很多能量,而且这些能量每月都会变化,我们可以在一些特殊的时段做一些特殊的魔法,而且有些魔法是只有女性才能用的。在那里我们欢庆自己与生俱来的能量,而不是为自己生为女性而感到羞愧。

心探索:那您所说的这种女性能量究竟是什么呢,能不能具体说明一下?

格里尔:我过去去过很多印第安部落,还读了很多人类学的书,探索女性本来的力量。我觉得女性拥有给予生命的能量。我去过澳大利亚的一些部落,那些人就很不情愿地承认他们的不少仪式其实是为了夺取女性的能量,因为女性能够给予生命,而不是带来死亡。男性的很多魔法都是带来死亡的,并不都是这样,但有相当一部分是。所以比如一些部落中,女性、尤其是经期女性不能碰狩猎用品或者战斗武器,因为女性会把武器上的死亡力量带走。而当女性加入到军营时,她们有时候也能将战争带走,这对和平其实是很有好处的。

心探索:那作为女性应该如何运用这种能量呢?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么?

格里尔:最基本的是要对自己的能量有自觉。我与很多女性工作过,帮助她们意识到她们的能量。我曾经到过一个印第安部落,那里有一个男性萨满的圣地是不允许女性萨满去的。我问为什么不能去?他们说原来有个女性萨满特别强,将当时所有男性萨满的能量都吸走了,他们就很担心,以后就不让女性去了。所以女性的能量是很强大,一定要对自己的能量有意识,否则女性也可能会无意识地吸收周围人的能量,让周围的人变得很虚弱。


12下一页

本文导航

最新评论

QQ| 手机版|小黑屋| 中華塔羅協會CTA  

Powered by CTA© 2005-2015 GEAE MEDIA

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中華塔羅協會 Email:cta@tarot.org.cn

技术支持:GAEA MEDIA

返回顶部